湖边柳下的钰

我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

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打开文档开始码文……

最近被安利了:

我get 到了一個技能

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:

只写HE的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

一杯奶茶西米露:

记住了

四喜丸子:

陷入沉思 🤔

阿刺:

噫……
是这样吗??🙊🙊🙊

【陆海/非典型ABO】3

性冷淡导演陆x性冷淡影帝海

好好的A和O不当,非要装B的故事。

叶菲菲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欠了海云帆钱没还,这辈子海云帆连本带利地找她讨要来了,她好好一个27的美女,硬生生给海云帆气出几条鱼尾纹来。叶菲菲狠狠地灌了口水,盯着不远处海云帆的脸,越看越气,把手里的塑料瓶捏得嘎吱作响,仿佛那是海云帆一样。

海云帆听着那一阵阵的声音,悄悄抬眼斜了下叶菲菲,就看见她满脸怒容,那样子是恨不得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。海云帆那颗心脏不受控制地颤了两颤,心中暗暗叫苦。他也没想到叶菲菲反应这么大,本来按照他的设想,顶多挨上十来分钟的骂再和自己冷战一两天就没事了,结果海云帆刚说了换角的事儿,叶菲菲劈头盖脸的一顿臭...

【陆海/非典型ABO】2



性冷淡导演陆X性冷淡影帝海

好好的A和O不当,非要装B的故事。

海云帆拿着厚厚的剧本一遍又一遍地翻看着,不管这部电影给不给他,只要剧本在手里,他就一定会仔仔细细的研究,而且不是只看自己的角色,其他配角他也会认真观察,这是他的习惯。而这个良好的习惯则为他带来了无数优秀导演的青睐,毕竟一个敬业的演员,在哪里都是吃香的。

王陆要拍的这部电影是一部星际战争片,公司替海云帆拿下的是男二号,虽说是男二,但这部片子是双男主设定,所以戏份和男主相比也只多不少。海云帆正想得出神,叶菲菲已经定好了和王陆见面的时间地点,她见海云帆盯着剧本不应她,就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海云帆是一点也没听进去。她屈起食指,骨节...

【陆海/非典型ABO】1



性冷淡导演陆x性冷淡影帝海

好好的A和O不当,非要装B的故事。

王陆有点头晕,包厢里昏暗的灯光和浓重的酒精味不停刺激着他的感官,耳边是剧组成员絮絮叨叨的说话声和五音不全的歌声。他起身晃了晃脑袋,目光扫过一群喝得烂醉的人,转身推开包厢了的门。“你去哪啊?”他听见王舞大声地询问,伸手摇了摇手里的烟盒,表示他要出去解解烟瘾。王舞见了也不再多问,回头继续和她的姐妹们拼酒去了。

王陆出了包厢,拒绝了服务员的帮助,摇摇晃晃地走到k厅外面吹冷风。前几天他的新电影刚刚杀青,由于题材特殊,拍摄过程中可谓是状况百出,好不容易拍完了大家出来唱K庆祝,他这个导演却偷溜出来放空自己,实在是不道德。明明只喝了一...

【陆海】陆海夫夫(下)

无粮自产        ooc

王陆一直以为海云帆是个脾气很好,耳根子软的主儿,至少在今天之前,他深信不疑。

“别这样,我们有话好好说……”王陆躲过海云帆的一记肘击,讨好地笑着说道。海云帆压根就不想理他,凝着脸翻身而上,右腿膝盖狠狠地踢向他的小腹。哪知王陆的反应更快,立即伸手捏住了海云帆的小腿,身子前倾将他压倒在鞋柜上,顺势掰开他的双腿挤了进去。

海云帆又羞又恼,眼中的怒火近乎实质化,王陆的手劲儿很大,他挣了两下却没挣开,只得低声喝道:“你放开!我们打一架!”

“冷静,冷静。”王陆用力制住海云帆,笑嘻嘻地把脸凑过去轻...

天天生日快乐!(≧∇≦)

羊肝菌_:

参了一jio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………求不嫌弃咳咳………
少天宝宝生日快乐🎊🎈🎉

2018黄少天生日企划:

 【2018黄少天生贺企划——应援篇】

#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#少年启程,煦阳为伴。

你剑光之所指,我永心之所向。 
在最美好的年华相遇,愿为你,披荆斩棘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018年黄少天生日企划   应援部分: 
P1   广州市810路公交车应援 
P2   广州市天河体育中心站站牌投放应援 
P3   广州市天河万菱汇广场LED屏投放应援 
P4   上海、北京33家咖啡厅振铃应援

P5    站牌与LED应援投放地点示意图


感谢:

文案、振铃PV制作 @白色草莓熊 

公交车宣图画手 @自升天 

 公交站牌画手 @羊肝菌_ 

 咖啡振铃画手@ KIKISTARK


【陆海】陆海夫夫 (中)

无粮自产

ooc

两个人都是心思重的主,瘫在地上的时候一个想着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混蛋,另一个想着怎么把人搞晕了从四楼丢下去。

事实证明,在上面的男人体力确实是非常好的,当海云帆刚从地上爬起来时,王陆就已经收拾好枪械准备跑路了。

海云帆那个气啊,拿着匕首对着王陆的肩膀就甩了出去,王陆侧身躲过,但还是被锋利的刀刃在右臂上划了一个口子。王陆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在那一瞬间又复燃了,但当他转身看见海云帆的模样时,又莫名的熄了火气。

海云帆一身订制的西装在一番打斗下早已破烂不堪,身上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痕,不致命,但看上去狼狈极了,就跟王陆自己身上一样。

说来也奇怪,明明两个人都气急了,心中又恼又怒...

【陆海】陆海夫夫 (上)

无粮自产

ooc

“你还敢回家?!”

王陆站在玄关处,正弯腰准备脱鞋,一把冰冷的匕首就贴上了他的脖子。王陆沉默了一会儿,冷笑道:

“我为什么不敢?这可是我家。”

海云帆气得面色发白,握着匕首的手都在颤抖。

至于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一切要从三天前的一场暗杀开始说起。

王陆是五大组织中灵剑山的首席干部,就在前几天他接到了一份任务,刺杀同为五大组织的万法的副席。

资料放在首席大人面前已经将近半个小时了,这位首席除了抽烟外,再没有任何动作。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,如果有任何对他熟悉哪怕只有一点的下属进来,都能发现这是他罕见的思考状态。

王陆很头痛,万法副席交易的地点太难搞了,近...

【陆海】余生

无粮自产

ooc

点梗的学生背景

“学长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吗?”

海云帆咬了一口饼干,含糊不清地对着手机说话。叶菲菲不用问,光使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在给哪个 学长 打电话。她忧郁地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对话框,毫不意外地被拒绝了。这是当然的,毕竟斩子夜最近正忙着和他那个小女朋友周沐沐谈情说爱,不可能有时间帮她写论文。

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海云帆吃完最后一口饼干,挂断了电话。一转头就看见叶菲菲幽怨的眼神,耸耸肩表示自己也爱莫能助。叶学姐叹了口气,深深觉得她应该找个男朋友了。

“学姐,论文其实很好写的。”海云帆笑眯眯地凑上去,讨好地递上一瓶水。

“呵......一群见色忘义的家伙。”叶菲菲接过水,继续趴在电脑前跟论文苦...

点梗

50f点梗啊……你们不点我就不写了......陆海限定